《微微一笑很傾城》中的美人師兄與KO的故事

(1)《同居了》
愚公跟莫紮他同住一個宿舍四年,直到今天,才發現這傢伙居然是個有錢人。
起因是愚公到莫紮他的辦公室找吃的,莫紮他正在忙,隨口說:“抽屜裡有餅乾,自己拿。”
結果愚公打開抽屜,沒看到餅乾,卻看到了放在最上面的購房合同。愚公的眼睛都直了,拿出來一看,倒吸一口涼氣。靠!居然還是兩份!上面一份是一套期房,面積180的複式,交付日期是後年,下面一份是一套精裝修帶傢俱的現房,一百平米,二室二廳,地段優越,裝修豪華。
兩套房子加起來的價值近千萬,居然是現款一次性付清,最下面購房人的簽名正是莫紮他的大名——郝眉。
也許是愚公的表情太過誇張,吸引了路過的某同事的注意,於是某同事湊過頭一看,赫!也驚了。
於是毫無意外的,全公司的單身男士們都驚了,莫紮他頓時成了過街老鼠。愚公痛心疾首地猛力搖晃著他:“眉哥你說你說,你去搶銀行為什麼不帶上我?!”
同事們也很傷心:“美眉哥,你中彩票的錢還有剩下嗎,給我們也把房買了吧!”
“美眉哥,你一富豪長期潛伏在我們這些無產階級的隊伍中究竟為哪般!”
愚公怒從心中起啊:“念書的時候你還裝窮還裝窮,問我借過好幾次五十塊!”
“你當我願意啊,我是真窮啊!”莫紮他被愚公搖得快暈了,使勁掙脫出來,“老子當年高考偷偷報了A大電腦,沒報我老爹看中的Z大管理,我老爹每月就給我六百生活費。靠,我還後悔呢,早知道北京有沙塵暴和老三,我才不來!”
本來打算維持下秩序的肖奈聽到自己居然和沙塵暴相提並論,頓時停止了上前的腳步,靠在一邊,拿出手機開始給微微轉播現場。
莫紮他被激動的群眾一步一步逼到牆角,迫不得已大叫一聲:“別壓了,我請吃飯!請吃飯!”

下班後,眉哥揣著小錢包哀哀怨怨地帶大家去吃海鮮,除了肖奈有事沒去,公司全體出動,陣容十分強大。吃東西的時候莫紮他老實交代:“上星期不是我爸媽來了嘛,我不想回老家,他們回家前幫我買了娶媳婦的。”
他不說還好,一說大家本來被海鮮平息的憤怒又燃燒起來了。
“靠,那幹嘛買兩套,你居然想娶兩個媳婦!”
莫紮他-_-|||

眼看群毆的場面就要在包廂裡上演,莫紮他急中生智,猛然生出一條令他們自相殘殺的毒計來。他假裝忽然想起的樣子:“對了,差點忘記了,我現在住的房子有一間空著,你們誰要來住?不收房租。”
眾人先是一愣,然後不約而同的一聲吼:“我!!!”
這聲音大得,莫紮他手一抖,差點把生蠔給掉了。“那個房間有點小,只能住一個,你們……”
故作為難狀地看了一圈。
聞風過來吃大戶的猴子酒抓著他的手:“兄弟,我們同居了四年了,你不能在這時候拋棄我啊。”
愚公推開他:“滾,你研究生有宿舍,老子都跟眉哥共浴過了,你能比嗎能比嗎!”
公司同事甲:“愚公,你要想清楚,將來你要是找了女朋友,往家裡一帶,靠,還不給眉哥的房子騙去啊。”
愚公無恥地說:“那正好,老子帶著娘子這輩子就傍上眉哥了。”
大家都被他打敗。“算你狠。”
美術部的某同事嘖嘖出聲:“瞧瞧這關係混亂得!美眉哥你究竟給ko戴了多少頂綠帽?”
大家想起美眉哥和ko的“婚姻”關係,紛紛看向一直沒有聲音的ko,只見他坐在最裡面,沉默地剝螃蟹,眼皮也不抬一下。
莫紮他咳了一下,把歪了的樓扭回來:“總之,大家都是兄弟,我給誰住都良心不安啊~~~唉,你們商量下吧,結果告訴我一聲就行了。”
大家注意力馬上從ko那轉回來,新一輪的互相拆臺開始了,群毆場面瞬間變成了“互毆”,莫紮他趁機猛吃起來,內心無比爽。
就這樣亂七八糟的吃了一頓,結帳的時候,服務員小姐微笑的站在莫紮他身邊:“謝謝惠顧,一共……元。”
同事們嚇了一跳:“這麼貴?”
海鮮肯定不便宜,但是也沒想到會這麼貴,這地方是莫紮他帶他們來的,來之前他們也不知道價格如何。
在大家略帶內疚的表情中,莫紮他輕描淡寫的刷卡簽字,然後幽幽地歎息:“低調太久了,老子都快忘記揮金如土的感覺了。”
內疚感頓時消散,眾人紛紛被雷倒。當然也有例外的,某男兩眼心心地看著美眉哥:“太款了,這刷卡的姿勢,哪裡是眉哥,分明就是眉少啊!”
吃完海鮮,眉少又帶著大家去唱歌,一群人一直鬧到午夜才散。

第二天是週六,莫紮他本來打算睡到中午的,誰知才早上九點多,門鈴就響了起來。莫紮他咕噥著起來去開門。會是誰呢?保安?鄰居?剛搬來沒人知道他住這裡啊。
一打開門,卻見站在門外的竟然是——
Ko?
他難道還沒睡醒?
“KO?”莫紮他驚訝地說:“你怎麼來了?”
KO面無表情,舉高右手提著的兩大塑膠袋:“來走後門。”
“啊?”莫紮他茫然的看著塑膠袋子裡冒出的魚尾巴。Ko走過他,直接走向廚房,巡視一圈後走出來。
“你廚房裡什麼都沒有。”
“大哥,我剛搬進來沒幾天。”
Ko不言不語的走回客廳,打開他的電腦,打開word,開始打字,一會兒印表機刷刷打出一張紙來。
Ko拿給莫紮他:“換衣服,去超市,照著紙上買。”
莫紮他低頭看紙上的東西——炒鍋,平底鍋,電鍋,紫砂鍋,鍋鏟,烤箱,微波爐,電餅鐺,醬油,雞精……等等等等。
莫紮他吞吞口水,抬頭像看外星人一樣看著KO。
“你會做菜?”
KO淡定道:“高手。”
莫紮他被雷到了。

“我去?”
Ko點頭。
“那你呢?”
“洗菜。”
“哦。”莫紮他默默的看了白紙半晌,“電餅鐺是什麼?鍋鏟買什麼形狀的?木的還是鐵的還是不銹鋼的?”
“……”ko: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莫紮他揣著小錢包和ko到附近的超市,有ko在,買東西是刷刷的,然後喊了個送貨師傅送到樓上。
等送貨師傅走後。
“鍋筷剛買來要清洗,今天會比較慢。”ko抬手看了看腕表,“去玩遊戲,兩個小時後出來吃飯。”
莫紮他看著他走向廚房的背影,決定還是去睡覺。也許睡醒了,KO就不見了吧,咋這一切這麼有夢幻感呢。
   
雖然覺得是在做夢,但是兩個小時後,莫紮他還是準時出現在了餐廳,然後看著餐桌上好像憑空冒出來似地菜肴,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。
水煮魚,年糕炒毛蟹,蛋黃焗雞翅,青椒土豆絲,炸茄盒……居然都是他喜歡吃的!莫紮他正要毫無尊嚴的撲過去,ko圍著圍裙,端著兩碗飯出來,“洗手。”
莫紮他戀戀不捨的去洗手,刷刷沖了兩下就出來,坐在餐桌旁,眨眼就啃掉了兩個雞翅。ko問:“好吃嗎?”
“嚎,套嚎吃了!”莫紮他口齒不清的回答,又拿起半隻毛蟹,“ko你太賢慧了,居然會做菜。”
“來公司前,我的正職是廚師。”
莫紮他停下咬螃蟹腿的動作,兩眼發呆的看著他。
廚師?他忽然想起眼前此人曾經是個首屈一指的駭客,於是,他做駭客的時候,正職居然是在廚房裡炒菜?!
要不要這麼傳奇啊!
莫紮他那顆曾經是省狀元的自尊心在遭遇過肖奈後,又一次受到了嚴重的傷害:“你、你什麼大學畢業的?”
MD,事到如今只能在學校上找點尊嚴了,他就不信國內有比A大還牛的學校。
“九年制義務教育。”
啊?
ko看著莫紮他滿是疑問的臉,平淡解釋:“十四歲的時候我家裡沒人了,沒錢,念不下去。”
莫紮他很不好意思,好像問到不該問的了。有心安慰他幾句,可是自己實在不是安慰人的料,只能陳懇地說:“你現在很強,比我們這幫名牌大學出來的強多了。雖然你以前輸給過老三,但是這絕對不是你技術不如他,而是你人品比他高尚= =”
Ko看著他沉默了一會,說:“我知道。”
莫紮他= =不由鬱悶了,真是的,我客氣一下你認真什麼啊!

半小時後,所有盤子都空了,莫紮他撫著圓滾滾的肚子靠在椅背上,心滿意足的打著飽嗝。
“我打算住下來。”餐桌對面的ko說。
“啊?嗝~~~”莫紮他的血液都集中在胃部了,顯然大腦有點反應不過來。
“飯我做。”
“……”
“碗我刷。”
“……”
“地我拖。”
“……”
“衣服我洗。”
“……”
“我什麼都幹。”
KO看了一眼呆滯的某人,意味深長的補充:“你要不要我住?”
莫紮他痛哭流涕:“要。”
談判一回合結束!Ko點點頭,走進廚房開始洗碗。

不久之後的某個夜晚,莫紮他被人壓倒在床上扒光,一口一口吃掉,事後捂著屁屁怒駡時,KO兄淡定地抽著事後煙,說:“我來這的第一天就說了,你沒反對。”
莫紮他怒目:“你什麼時候說了?”
Ko:“你還記得不記得,我那天第一句話說什麼?”
“鬼才記得……”話雖如此,但A大高材生的腦子也不是擺設用的,莫紮他稍微回憶了一下,就記了起來。
他想起來,那天開門後,他問:“你怎麼來了?”
KO………………
好像是回答:“來走後門。”
靠!!!

“想起來了?”Ko掐了香煙,按在床邊的煙灰缸裡:“我後來又說了一次。”
莫紮他這回死活想不起來了。“還有哪次?”
“我說~做飯,拖地,洗衣服……我什麼都幹。”KO盯著他,慢慢地說著,眼睛裡好像燃燒著黑色的炙焰。
莫紮他被他看得渾身緊繃,快要抓狂了:“這句有什麼問題?!!!”
和目光完全相反的,是仍然平靜的語氣,KO說:“什麼都幹,包括幹你。”
“……”
莫紮他菊花一緊,內牛滿面了。

(2)《與大神微微的二三事》

(一)
時間:莫k剛剛同居,還沒姦情
某日,莫紮他鬼鬼祟祟的跟微微說:“師妹啊,我終於知道KO的薪水是多少了。”
微微大感興趣,問:“多少?”
莫紮他憤憤狀:“MD,比我多。”
微微默默的瞅著他,心想這不很正常嗎?
莫紮他感覺受辱了:“你這是什麼眼神!”
微微咳了下說:“哈哈,沒有,對了,師兄啊,你怎麼知道他薪水的?”
莫紮他得意:“他要交房租給我,唉,我都說不用他給了,我眉哥是那麼斤斤計較的人嘛。可他非要給,還要給伙食費什麼的,就把工資卡順便放我這了,哈哈哈。”
得意忘形的某人笑呵呵的看著微微說:“師妹,你到現在實習工資還在老三手裡吧。”
“……”微微扭頭:“師兄啊~~一個男人替另一個男人管工資卡,真的值得這麼驕傲嗎?”
莫紮他僵住。
微微飄走。

(二)
時間:同居不久後。
致一公司有個奇怪的地方,那就是,沒有前臺,本來是有的,可是前臺弟弟經常被人霸佔位置,然後漸漸就變成行政兼前臺了。
被誰霸佔呢,致一的程式師們。這個惡習是莫紮他引起的,每次他寫不出程式,卡殼的時候,就喜歡去前臺那擺pose找靈感。後來大家都被傳染了這個惡習,當集體瓶頸的時候,致一的前臺那就會擁擠著數位帥哥……蔚為奇觀。
這天微微來找肖奈,又在前臺看見了莫紮他,驚訝地說:“師兄,你胖了!”
“……”莫紮他痛苦的扭頭:“被包養就是這個下場。”
呃?微微汗了:“師兄你不是剛剛搬了新房子嗎,咋被包養了。”
莫紮他萎靡地說:“我在自己的房子裡被包養le 。”
微微敬佩道:“這麼有難度的事情師兄你也能做到,真的是太厲害了!”
莫紮他沉思道:“說起來也挺像的,給吃給喝,還給我工資卡,嗯。”
微微也沉思,半天後不確定地說:“師兄,那我的工資卡也給大神了,我算包養大神嗎?”

(三)
時間:莫k滾床單很多次後
某日,莫紮他跟微微抗議:“老三實在太過分了,你快去跟他講,別給KO這麼多事情。靠,都快沒空給我做晚飯了。”
微微:“啊?哦。”
於是微微跟肖奈約會的時候就順便把莫紮他的意思轉達了,說完自己也覺得奇怪:“咦,奇怪,這事為什麼不是ko跟你講,要美人師兄跟我講呢?”
肖奈淡定道:“很正常,這就是所謂的夫人外交。”
微微:“……”

(3)《超市記》
這天,莫紮他和KO去超市,一位前凸後翹的美女帶著一陣香風路過,莫紮他眼睛跟上去,美女居然朝他笑了一下。
莫紮他不由回味無窮,頻頻後望。KO面無表情地說:“不要看了,我比她好。”
莫紮他鄙視:“你哪裡比人家好了?看看人家那身材!”
“我更好。”
“靠,你哪裡好了。”
KO無比平常的口氣:“昨晚你說太大了。”
莫紮他簡直懷疑自己聽錯了,反應過來後立刻惱羞成怒:“滾,老子哪裡說過。”
Ko瞥了他一眼。
好……好吧,他的確說過,但是……莫紮他怒道:“那是誇身材嗎?”
“是身材的關鍵部分。”
“……!!!”莫紮他無語了,只能矢口否認,“老子什麼都沒說過。”
“是沒說,你是叫的。”
“……你你你,老子說沒就沒!”
“哦,今晚再來。”

莫紮他耳垂紅得快滴血,假裝左顧右盼,只見又一美女飄過。為了氣死某人,故意多看了兩眼,嘴裡還裝模作樣的讚歎了下。
“不錯不錯,看著就是知性美女。身材什麼的最膚淺了,還是內涵重要。”
KO也看了兩眼,評價:“買的菜太老,不會做菜。”
“指甲太長,不常用電腦,不會陪你玩遊戲,不會幫你去你喜歡的女明星的電腦裡盜私家照。”
我要你盜了嗎要你盜了嗎,我只是說人家漂亮你自己去盜的吧,而且都是沒化妝沒ps過,都是讓人幻滅的……
“腰太細,身體單薄,沒力氣幫你擦背幫你扛米。”
腰!莫紮他怒了:“你眼睛看哪裡去了!誰讓你看的這麼仔細的!給我把眼睛收回來!”
Ko:“……”

(4)《吃肉餅》
這天莫K兩人晚上加班,回家的時候已經八點多了,路過一家餡餅店,莫紮他眼睛一亮:“ko,我們去買兩個肉餅當夜宵吧,這家店的餅好吃。平時都幾十個人排隊,今天瞧著人不多。”
Ko當然沒意見。
人不多也有十幾個,兩人排了十幾分鐘的隊,終於輪到了,誰知卻只剩下一個餅了。老闆很不好意思:“兩位不好意思,餅就剩下一個了,也沒料再做了。”
“沒事沒事。”雖然有點小鬱悶,但也是沒辦法的事。莫紮他掏錢包付錢,接過紙袋子,剛剛想對ko說,給你吃吧,就見ko自覺地拿過紙袋子,取出餅,咬了一口細細咀嚼,接著又是一口,再一口,就吃掉了。一口都沒留給他。
莫紮他目瞪口呆。其實他本來也想給ko吃的,畢竟自己以前吃過了嘛,但是讓給ko,和ko自己拿過去吃,差別可大了。
莫紮他沒法展現男人的體貼大度,只好展現男人的憤怒,晚上Ko求歡,莫紮他踹開他:“去你自己床上睡。”
Ko默然看了他半晌,真的去自己房間睡了,不過好像先在廚房乒鈴乓啷了半天,不知道在幹什麼。莫紮他就在這節奏的聲響中睡著了。
早上他是被壓醒的,朦朧中感覺大腿被硬邦邦的東西抵著,脖子被人啃舔,莫紮他被這濕熱的感覺挑撥得欲 火旺盛,不由也蠢蠢欲動,正要從了他,誰知這時肚子卻煞風景咕嚕咕嚕叫個不停起來。
莫紮他一僵,頓時熄火了,又想起昨天的事,惱羞成怒。nnd,要不是昨天沒吃夜宵,他至於這麼沒體力嘛!
於是猛踢了KO一腳:“滾,老子餓了,去燒早飯。”
Ko停頓住,壓在他身上低喘不動,好一會,莫紮他感覺到抵在他腿上的某處不再那麼躁動了,ko才翻身下床,赤身套了條牛仔褲,一聲不吭地走去廚房。
莫紮他看著他赤著上身的背影,牛仔褲包裹著緊繃的臀部,默默吞了吞口水,有點後悔。真是的,太沒毅力了,再多壓一會老子不就從了嘛。
切了一聲,翻身想補個眠,不料怎麼也睡不著,大腿上仿佛還殘留著滾燙的觸覺,腦中晃來晃去都是KO精 壯的背,翻滾了足有半個多鐘頭,越翻心火越旺盛,莫紮他終於懊惱地坐起來,披衣走出臥室。
廚房是開放式的,一出臥室的門,廚房裡的情景便盡收眼底。
廚房輕微的水汽中,Ko依舊赤著上身,薄薄的肌肉充滿力度的感覺。大概燒菜也算鍛煉,ko的身材比他這種純粹的IT男簡直好到天邊去了。
Md!莫紮他暗咒。
拿著鍋鏟居然比在床上還性感。還穿著低腰牛仔褲,太風騷了!
等等,這條牛仔褲好像很眼熟?莫紮他仔細瞅了兩眼,才發現居然是自己壓箱底的某條。有陣子他想走潮哥路線,買了這樣一條低腰寬鬆的牛仔褲,結果被愚公等人猛烈嘲笑,於是這褲子就再沒上身過。前陣子ko把換季要穿的衣物拿出來洗曬,居然默不作聲地占為己有了。

靠!居然不穿內褲穿他的牛仔褲!
莫紮他好像被點燃一樣,猛的渾身熾熱起來,腦中的黃色廢料迅速蔓延至整個大腦,把理智驅逐殆盡,他不由自主地走進廚房,伸手摸上了KO的後腰。
Ko在他碰到他的瞬間繃緊了一下,馬上就放鬆下來,低頭專注的撥著鍋裡的東西,默不作聲的任他亂摸。莫紮他忍不住整個人貼上去,咬他的肩膀,手漸漸往前摸,在胸口停留了一陣,又難耐地摩挲著往下腹去。
他不知道Ko在燒什麼東西,此刻他覺得自己才是爐子上被加熱的那個,不知道哪裡來的火,讓他整個人都快燒起來了。
他把手伸進了牛仔褲的褲緣:“你沒扣扣子。”
Ko沉沉的聲音:“你幫我扣。”
切!
莫紮他反其道而行之,反而扒下了他的拉鍊,手毫無顧忌的抓出某處褻 玩撥 弄起來……
Ko身體繃緊,微微仰起頭,喘息聲越來越明顯……
“行了!”
Ko聲音急促,霍然轉過身來。
也太沒定力了吧,莫紮他竊喜地收回手,得意地稍稍後退一步,等著ko獸性大發撲上來,誰知道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
一個熱騰騰的餡餅塞進他嘴裡,ko依舊低啞著的聲音:“餅好了,味道怎麼樣?”
莫紮他:“……”
Ko:“是不是和昨天那家店的味道差不多?”
莫紮他狠狠地幾口把嘴裡的餅吃掉,惡狠狠地說:“比昨天那家好吃N次方,但是你這輩子都別想上床了!”


事件結局:
晚上ko燒了一大桌菜,成功地讓眉少改口變成這個月不上床。
Ko沉默半晌:“今天好像是31號。”
莫紮他假裝驚訝:“是嗎?算了,老子一言既出草泥馬難追,便宜你了。”
內心:切,你當老子不知道啊,你想休假沒門!老子苦什麼都不能苦自己!
ko內心:其實一個月沙發or浴室or書桌or冰箱or門板也不錯。

於是,肉餅風波便以晚上零點準時開始的和諧運動正式宣告平息。

***   ***   ***


眉少小受的尊嚴受到鳥傷害……有和眉少一樣內傷的滅。。。。。。
話說想寫廚房h,然後昨天下午上街路過一個叫傻子餡餅的店,外面排著長長的隊,於是便YY鳥,雖然那家的餅是素的- -
Ps,眉少也蠻高的,ko應該比他高五釐米樣子,俺家小受都是標準的177or178~
回顧微微全文,俺發現眉少的生活是這樣組成的——被大神欺負,被微微欺負,被ko欺負……
有位同學問我ko叫什麼名字
我其實取過一個,但是忘記了╮(╯▽╰)╭,於是YY了一個腦內小劇場,時間應該是莫k剛剛h沒幾次。

***   ***   ***
某次h後,莫紮他:“對了,KO你叫什麼名字?”
Ko:“……”
Ko:“做滿XXXX次告訴你。”
莫紮他-_-|||:“那時候你都精盡人亡了吧,老子去你墓碑上看嗎?”
Ko:“按頻率,你應該精盡比我早。”
“滾!”事關男人尊嚴,莫紮他表情立刻猙獰了。
Ko實事求是:“我計算過。”
莫紮他:“……”
Ko:“一般是我一次,你……”
“靠,老子才是正常男人的時間好不好。”莫紮他:“再來,老子人亡前榨幹你。”

 

(5)人 妻攻的組合拳(過程大綱)

Ko自從住進莫紮他家後,就開始研究天氣預報,N久後,終於選定了今天。
今天天氣,上午晴,午後有雷陣雨。
明天天氣,多雲轉陣雨。
後天天氣,陰有陣雨。
晾曬指數,不適合。
Ko在日曆上畫了個圈,一大早就把自己的被褥床單枕頭全部搬到了陽臺。莫紮他穿著小內到陽臺拿襯衫(為了幾道菜,他把帶陽臺的房間給ko了),看到陽臺上滿滿的東西嚇了一跳。
“曬被子啊。”
Ko目不斜視走過他,留下一句話:“今天天氣很好。”
兩人吃完早飯就出發上班去了。中午的時候天果然黑了下來,緊接著就一陣狂暴的雷雨,足足下了半個小時。
莫紮他在msn裡對ko幸災樂禍:“你的被子完蛋了哈哈哈。”
Ko:“晚上我跟你一起睡。”
莫紮他:“憑什麼!”
Ko啥都沒說,發過來一個檔,莫紮他一打開,靠之!全部是一張張美食圖片啊!
莫紮他口水滴答著毫不猶豫地回復ko:“小爺讓你睡!”
其實如果莫紮他稍微百度下ko發給他的這些菜的功效,就會發現,這些菜有個共同點,就是——強精壯陽= =
晚上ko果然按照發給他的圖片做了一桌子菜,莫紮他吃得滿足無比。到了睡覺的時候,ko準時爬上了他的床,很自發地分走了他半個枕頭。
莫紮他實在不習慣跟人睡一個枕頭,奪回來:“靠你個變態,枕頭曬個毛啊,現在沒了吧,你拿個衣服墊下?”
黑暗中ko沉默了下說:“明天早上吃鱔魚面。”
莫紮他默默地把枕頭塞回去半個。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ko在的關係,莫紮他有點睡不著,緊接著,居然覺得渾身燥熱起來,某處也悄悄的禽獸化了。
靠,怎麼偏偏今天……ko睡在旁邊,想自力更生都沒辦法。
莫紮他輾轉難眠,輾轉難眠,某處已經傲然挺立,莫紮他一邊驕傲自己功能完整,一邊鬱悶自己的人生不完整。
低聲叫了兩聲ko的名字,ko沒反應,莫紮他慢慢地把自己的手往下面伸,可是又遲疑的停住了,要不去衛生間解決下?
正猶豫間,誰知那處卻被溫熱的手掌搶先覆上了。伴隨著近在咫尺的呼吸聲,ko說:“我幫你。”
……
因為第二天多雲轉陣雨,第三天陣雨,連續N天,被子都沒幹,ko和莫紮他也沒想起要去超市買套新的,總之,在ko被子沒幹的N天內,他們在漆黑的深夜裡友好的互相幫助了很多次。
莫紮他也不知道這段時間自己怎麼會這麼禽獸的。簡直亢奮起來不是人啊!
終於被子幹了,ko就搬回自己房間了。後來又陸續的發生一些奇怪的狀況。比如ko房間發現有蟲子,用藥殺蟲關閉了房間啊,比如曬被子的時候被子掉下去不見了等等等等的原因,兩人陸續同床共枕了好幾次。
莫紮他都快被睡得習慣了,誰知道忽然,Ko居然不發生什麼狀況了。整整一個月,他安安穩穩的睡在自己的房間。
一天兩天,莫紮他沒感覺,一周後,有一天ko做了一頓生蠔大餐後,莫紮他發現夜晚開始有點難熬了。
自己幫自己亂搞實在太ws了,有志青年都是不幹的。但是他怎麼好意思開口讓ko搬回來呢。
莫紮他輾轉難眠,輾轉難眠,終於Z省省狀元,A大高材生的大腦幫助了他!
莫紮他開始研究天氣預報,幾天後,眼睛一亮。
今天天氣,上午晴朗,午後雷陣雨。
莫紮他決定曬被子!
後續:
當小攻要做壞事的時候,老天都幫忙,當一隻受要做壞事的時候,天氣預報都不准。這天居然竟然沒下雨。
莫紮他在辦公室裡看著窗外的太陽心急如焚,快下班的時候實在坐不住了,搶先溜回了家裡,用臉盆裝了一大盆水,澆在了自己曬在陽臺上的被子上。
等ko回來,莫紮他立刻跑上去憤怒的指控:“md,今天居然下雨了,老子的被子都被淋濕了。”
Ko看看外面無辜的太陽:“好像沒看到下雨。”
莫紮他臉不紅心不跳的說:“天氣預報說局部有雨嘛。”
局部到局限在一個陽臺,不得不說,老天爺的微操還是很厲害的……

(6)《領證》

兩人都是老夫老夫了,這天,莫紮他忽然想起一個久遠的疑點:“ko,你當初怎麼知道我新房子的地址的?”
居然能一大早帶著菜摸上門。
KO淡定回答:“我去房管局的資料庫看了一下。”
莫紮他:“……你能不能不要用‘我就上網百度了一下’這種口氣說這種話……”
半夜,莫紮他睡著睡著猛地坐了起來,呼吸急促,喘息不停,Ko立刻被驚醒了,跟著坐起來攬住他輕拍後背:“怎麼了?”
“做噩夢了。”莫紮他擦擦汗說,“我夢見你黑了房管局把房產證改成你名字了,太可怕了。”
這絕對是噩夢!如果連房子都是ko的,那他不就變成純被包養的了嘛!男子漢大丈夫,還要不要face了!
“還好是夢啊。”
莫紮他松了一口氣,“啪”的一聲放心地倒回床上,繼續呼呼睡覺了,完全沒注意到ko仍然在黑暗中坐了很久很久。
這天之後ko就有點不對勁,當然,他對勁的時候是面癱,不對勁的時候還是面癱,要莫紮他這樣一個粗心大意的男人發現兩者之間細微的差別,實在是太難了。
莫紮他首先發現的是!
Ko的蛋比他的大。
莫紮他自從ko登堂入室後,飲食就極為健康。每天的早餐更是營養齊全,一個蛋是必然少不了的。水煮蛋,煎雞蛋,糖水蛋,小蔥炒雞蛋,各種各樣的蛋……
莫紮他本來不愛雞蛋這種食物,但是Ko說了,以蛋補蛋乃養生之道。莫紮他覺得很有道理,就高高興興的每早一蛋起來。
可是莫紮他最近卻發現,早餐的時候,他的蛋明顯比ko的小了一圈。一天這樣也就算了,也許是偶然,可是連續觀察了好幾天,居然都是他的蛋小!
莫紮他怒了!
蛋大蛋小無所謂,但是背後蘊藏的深刻歧視,讓莫紮他忍無可忍!靠之,這難道不是在暗示他的……比較小?!所以需要補充的能量也少!
但莫紮他最後還是寬容地把氣憤憋回去了,畢竟一個男人為了蛋大蛋小發火也太不man了,讓讓他也沒啥。然而這天上班,愚公卻神神秘秘的在洗手間問他,“眉少眉少,你難道又要買房?”
莫紮他莫名奇妙:“買什麼房?”
愚公不齒這個藏富的:“是兄弟就別裝了,我昨天都看見ko在研究二手房產網。還有前前天我們在討論房價,ko在旁邊聽了老半天,這正常嘛?你就別裝了哈,又沒讓你請客。”
莫紮他不由疑竇暗生,選了個ko不在的時間,輕易破解了他電腦的密碼,查看他的歷史記錄。果然有房產網的地址,而且顯然研究好一段時間了。
他這是什麼意思?難道要搬出去?
莫紮他一下午都沒心思工作,心頭疑惑未解,下班前肖奈又找他。
“ko要和我簽五年約,你知不知道?”
莫紮他怔住。
“你們最近很缺錢?他簽約的前提是預付三年的薪水。”
看著莫紮他一臉的茫然,饒是肖奈如此的……陰險?也不禁為這個“嫁”出去的兄弟歎氣。其實他是很想簽定ko的,但是比起公司決策人這個身份,肖奈向來公私不分的認為,還是兄弟的娘家三哥這個身份比較重要。
是兄弟,就要給兄弟在娘家工作的安全感!
莫紮他稀裡糊塗的走出肖奈的辦公室,走著走著就自燃了。
MD!
一切都太明顯了。
虐待他(即給他吃小蛋)……
偷偷研究房價……
偷偷簽約攢巨額私房錢……
種種痕跡都說明,這是要紅杏出牆,給別人燒飯了!
莫紮他猛然產生了一種割人jj的衝動。
他是藏不住事的,決定立刻和ko攤牌。晚上ko照例做了一桌子菜,莫紮他抱著“也許是最後一頓了”的憂傷,把所有菜都掃蕩得一乾二淨,吃完擦擦嘴,看見ko起身要去洗碗,立刻喊住他。
“坐下。”
Ko停頓,看向他,然後放下手中的盤子,坐下了。
莫紮他開門見山:“你想買房子?”
Ko好像並不吃驚他會知道,默默點頭。
莫紮他血往上沖:“為什麼?”
Ko沉默半晌,說:“我要夫妻共同財產。”
莫紮他保持呆滯的表情半天,懷疑的問:“你說什麼財產?”
Ko重複:“夫妻共同財產。”
莫紮他看著他,眨眼,這回迅速反應過來:“你,要買我的房子?”
Ko:“一半。”
Ko垂下眼睛:“但還買不起。”
莫紮他一時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的心情,有點亂,有點欣喜,有點囧,有點……感動?兩個人傻傻對坐半天,莫紮他問:“你想跟老三簽約,也是為這個?”
Ko點頭。
“哦,這房子現在值多少了?你房產網上查了吧?”
Ko說:“400多萬。”
莫紮他震驚了:“又漲了啊,靠,炒房的真黑。”
Ko點頭:“同比漲了97%。”
“瘋了。”莫紮他暗自慶倖自己出手及時,看了一眼ko說:“你就沒想過我不想賣?你看現在的房價一個勁的漲,我現在賣給你不是虧了嘛。”
Ko:“你會賣的。”
莫紮他猛然有一種被看穿的惱怒,立刻扭頭:“切,你才賣,你全家……呃,”莫紮他及時住口,惱羞成怒的命令:“去洗碗!”
Ko立刻去洗碗了。
莫紮他的生活重新愜意愉快起來,連每天吃比ko小的雞蛋也心甘情願。他寬容的想:就讓讓他吧,男人嘛,就要寬宏大量。而且他也的確比較辛苦,不管白天還是晚上,的確需要多補補。
這天雞蛋吃完了,兩人一起去超市,莫紮他在超市門口接到公司一個技術員的電話,有工作上的問題要談。莫紮他怕超市吵,就讓ko先進去,自己在門口講電話。等電話打完,差不多已經快半小時了。
莫紮他走進去找ko,左看看,右看看,沒見人影,正想手機詢問之,一扭頭,就見ko站在一群大嬸大媽中,在排隊、買、打、折、的、雞、蛋。
莫紮遲疑了半天,最後很羞恥的上前,拉著ko的袖子:“喂,你在這幹嘛?”
“雞蛋。”
“我知道是買雞蛋,你不是買好了嗎?”莫紮他看看推車裡兩盒綠殼雞蛋。
“這是給你吃的。”
綠殼雞蛋價格很貴,個頭卻小。排隊買的那種打折雞蛋,雖然便宜,個頭卻大。莫紮他猛然明白了,為什麼自己早餐的蛋比ko的要小一圈。
他輕輕的,從內心深處發出一聲喟歎。
混蛋啊。
真是栽了。
他說:“你葛朗台似地,連個雞蛋也斤斤計較,就為了買我的房子?”
Ko點頭,強調:“一半。”
莫紮他忍不住黑線:“這能省到幾塊錢。”
Ko默然不語,從小窮習慣了的人,要存錢就省自己的吃喝穿幾乎是本能反應,當然,再窮也不能窮老婆,這也是本能反應。
莫紮他也不再說話了。
兩人回去默默吃晚餐,刷牙,洗臉,睡覺。第二天,msn上。
莫紮他:“樓市出新政了,據說今天北京二手房成交量跌了50%。”
莫紮他:“我決定賣給你一半!不過價格按照最高的時候。”
Ko:“錢還沒存夠。”
“貸款。”
“買半套房子銀行不貸款。”
“切,誰叫你去銀行貸款了。”想賺錢養銀行,沒門,莫紮他啪啪打字:“我貸款給你,貸款期限嘛。”
莫紮他對著MSN眉開眼笑,“六十年怎麼樣?”
週五上午莫紮他和ko都請假了,下午才回公司。
愚公隨意的問:“你們去幹嗎了?”
莫紮他隨意的答:“去領證了。”
愚公:“領領領領領領……領證?!!!!!”
莫紮他看他一臉驚駭,頓時意會過來,鄙視道:“領房產證,你想什麼呢,太齷齪了。”
愚公冤枉極了,領結婚證哪裡不純潔了,你們不拿執照就辦事才齷齪!!!
晚上,xx之後,莫紮他忽生感慨:“其實領結婚證也不錯。”
Ko:“移民?”
莫紮他鄙視:“切,老子生是中國人,死時中國魂,移民什麼的太沒想像力了。”然後用腳踢踢他:
“你看你能不能入侵民政局,給我們辦個證出來?”
(本番外完)

rsin16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